话说老王,有些假不正经,为啥这样说呢?因为他说话从不经思考,那是得啥说啥呀,有些神经大条,且每每自诩自己是玩淡水鱼的高手。夸夸其谈自己年轻的时候是单位的钓王

李师傅是个司炉工,每周都要到水库边去过过钓鱼的瘾。人本来就黑,经常风吹日晒人长的就和黑人差不多。钓鱼的瘾大,技术也不错。

  一日,李师傅钓获两尾鲤鱼归来,家门口遇见老王,老王嬉皮笑脸的迎上来问道:今日咋样呀?

李师傅憨笑道:弄了两条

老王哈哈一笑,才弄两条呀,看我明天给你弄个十条八条的

李师傅一脸木然,话不多说,自顾自的回家了。

  二日,早晨迷雾散尽,瞧见对面伫立一位端着长竿的钓友,仔细一瞧,原来是老王呀。

隔岸喊道:哪个谁呀,咋样呀?

李师傅懒散的答道:弄了三条。

  中午时分,感疲倦的李师傅,正收拾渔获回家时,老蟹王闪现在眼前,嬉皮笑脸的咧着满嘴黄牙。

说道哪个谁呀,能否匀我两条鱼,要不着回家和那老娘们没法交代呀。

见李师傅不语

  老王急得嘀咕着:赶明儿个,我钓它二十来条,还你十条,成不

李师傅强忍着发自内心的丝丝鄙意,深情的瞧着这个老王说道:好吧。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