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炉苏丹港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套用这句俗语接下半句,就是海洋深了,什么怪鱼都出。我航海时曾在红海西岸的苏丹港钓过一次鱼,那情景今天回想起来仍惊心动魄。

 

苏丹共和国位于非洲东北部,北邻埃及,西接利比亚、乍得、中非,南毗南苏丹,东接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东北濒临红海,海岸线长约720千米。.

苏丹港是该国最大的港口,在红海西岸。

那一年,当海员的我随船去苏丹港。

当时的苏丹与原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原是原埃塞俄比亚的一部分,厄立特里亚独立后,埃塞俄比亚成为内陆国)正在交战,整个码头空空荡荡,不时传来枪声,仅两条船在此卸货,更危险的是,我们的一船货却是给交战的两个国家的。船长通知,此港不发登陆证,在码头上转转可以,但不能出港。

红海落日

白天,沙漠烈日烤得铁壳甲板烫人,酷热难当。中午,我躲进带空调的房间小睡片刻,醒来仍然大汗淋漓。走上甲板,见水手老周从码头钓鱼回来,收获并不多。

我上前问他,他说:鱼的个头太大,鱼线都扔海里了。天太热,受不了。老周钓瘾也是太大了,这里中午的最高气温可达40℃~50℃,在甲板上行走,塑料底的托鞋都会变软。

但瘾大钓鱼人不在乎,只要有鱼,无论什么天气,心里都痒痒的。

夜晚码头独钓

当晚,太阳消失在努比亚沙漠之后,船员们三三两两去遛码头,我独自一人拎着水桶,带着钓具,走下舷梯,来到船尾不远处的一个铁驳船上。

 

铁驳船锈迹斑斑,踏上去仍然滚热烫脚,我急忙打了几桶海水,泼在脚上降温。

这是一个废弃的小船坞,宽不过30米,对岸杂草丛生,几棵打蔫的芭蕉树垂着宽大的叶子,倒塌的坞墙裸露着碎石乱砖。

天渐渐暗了,码头上亮起稀稀拉拉的灯火。

几个遛码头的水手走远后,三个铁驳船不时相互撞击,咣咣作响,身在异邦,这情境让人毛骨悚然。在这种环境下钓鱼,有点大气都不敢出的感觉。

但是,没人逼着我非钓不可,谁叫咱喜欢钓鱼呢?

我将船上带的牛肉切成小方块,挂在鱼钩上,扔到水里。水不算深,放六七米线就到底了。

左右看看,码头上空无一人。

垂钓者都知道,钓鱼需要心静。

我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一坐下去,也不管锈不锈脏不脏,专等鱼上钩。

望着不远处船灯在水下倒映着灯火,耳听对岸乱草丛中老鼠打架的吱吱声,这真是两个世界,叫人感慨。

就这样等了好久,手上的钓线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想拉上来看看鱼食还在不在。

就在这时,我感到鱼在咬钩。我一激灵,手往上一提,好家伙,一条怪模怪样的鱼上来了,足有半斤重。

细看,这鱼没有鳞,眼睛长在身子中间,又不是常见的橡皮鱼。

根据我多年海上垂钓的经验,不认识或怪模怪样的鱼最好别吃。

我在心里说,你上来也好,把你切做鱼食吧。

苏丹港近岸风光

鱼食一换,一条接一条的加吉鱼就上来了,个头大一点的有1斤大小,当然还有一些叫我叫不上名字的鱼。敢情这里的鱼是不吃牛肉只吃鱼。

遭遇不速之客

我正专心垂钓,头顶上空倏然响起两声乌鸦叫,人说天下乌鸦一般黑,我说天下乌鸦一般叫。我抬头一看,空空荡荡的码头上走来一高一矮两个鬼鬼祟祟的黑影。

 

直觉告诉我,这两个人非偷既抢。当时非洲各国治安状况普遍不好,偷盗抢劫的事屡有发生,更何况两国交战之时,社会动荡,正常人哪会在这个时候以这种姿态出现在这种场所。

眼下,自保的惟一办法就是不被他们发现。想到这,我便趴在铁驳上,屏息静气,眼睛耳朵高度警惕着。

然而,这一切已是徒劳,我早被他俩发现了,他俩径直向我走来,嘴里说着当地话,不知是什么意思。

走到跟前,他俩站住,用生硬的英语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起身用英语回答说:中国海员。他们毫不客气地说: Dollar!Dollar!我知道他们这是要钱,而且还要美元。

我一边说没钱,一边想着对策。此时铁驳船已离开码头,我庆幸他俩上不来。可我想得太天真了,矮个子嘴里骂骂咧咧的,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大高个则蹲下身子去拽系泊的尼龙缆绳。

驳船靠岸后,他们非跳上来不可。

我急中生智,拿过水手刀,三下五除二就把三根手指般粗细的尼龙缆绳割断了,铁驳船立刻远离码头向坞中间漂去,两个家伙无可奈何,不知说了些什么,幽灵似的向码头深处走去。

航行于红海的货轮

钓到水蛇

足有十来分钟,我才稳定下来,心想得赶紧离开此地,歹徒若卷土重来,后果不堪设想,以后晚上再不下船钓鱼了。

 

我捡起鱼线,却觉得沉甸甸的,一拉,哪里拉得动,准是大鱼上钩了!

那一刻,我竟不顾身处险境,慢慢地来回收放手中的鱼线。最终,一条足有锄杠粗、1米多长的大家伙出水了!

我铆足劲一下子把它摔到铁驳船甲板上,一脚踏上去就要去摘钩,就见它迅速地盘成一团。

我借着月光一看 ,妈呀一声,扔下鱼线就往后退,险些掉进海里,那竟是一条花斑水蛇!这一松手,那条蛇一挣扎,哧溜一下掉到海里,连鱼线也带走了。

苏丹港当地人的笑容充满暖意

我拍着胸口,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再一看铁驳船,已经离码头三五米远了。

职业海员这点求生本领还是有的,我别无他法,忍痛倒掉半水桶鱼,蹲在铁驳船上,费力地用水桶作桨,一下一下地将铁驳船划到码头边,爬上码头就向船跑去。

可是已经晚了,一辆小轿车突然停在我前头,挡住我的去路,一个年轻的黑人从驾驶室下来,径直向我走来。

我不知他要干什么,一边后退一边想对策。谁知他一张口竟说起中国话来:你好!你是中国海员吗?我站住回答:你好!我是中国海员。

他很友好地告诉我,他在苏丹驻中国大使馆工作过,还说北京很美,从、故宫,说到到八达岭、圆明园,他比我这个中国人知道的都多。他告诫我,太晚了,不要在码头上溜达了。

最后,他说他是我们船的代理,也是到我们船上去的。

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夜晚在苏丹港码头消遣纳凉的人们

他叫我上车,我谢绝了,看着他的小轿车开走了,我长出一口气,感到浑身就像散架了似的,汗水打湿了衣背。

上得船来,值班水手问我收获如何,我说没鱼没鱼,对遇险经过只字未提。一连数日,我只要看到餐桌上的鱼,那条1米多长花花绿绿的海蛇就在脑海里挣扎。

遛码头遭遇水下魔鬼

出门在外,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意想不到的事。

 

我第一次去苏丹港时,一天刚吃过午饭,大多数船员都在船舷舷梯一侧看风景。

值班三副与一名水手下舷梯要去船头看水尺,刚到地面,迎面来了两个当地人,其中一个问三副:What time is it?(现在是几点了),三副以为他们是将要上船作业的工人,便抬起手腕看手表,不想他们突然抓住三副的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腕上的手表就到了老外手里,随即两人就跑掉了。

这简直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抢劫,手表都是外汇买的,当时补助的外汇本来就少,三副只有欲哭无泪的份了。

这是别人的惊险遭遇,如果说发生在我身上的,当数夜钓苏丹港的另一件遭遇。

红海清澈湛蓝,并非红色

有人形容章鱼是深水下的魔鬼,人们在市场上见到的小章鱼,买回家可以做成餐桌上的美味,它们与大海中的大章鱼相比只能算孙子辈。

章鱼有八只触手,这些触手远比它的身体长得多,在海里就像同时不停扭动的八条大海蛇,但攻击起其他动物来,比海蛇还要敏捷几分。

章鱼属于头足类动物,它的每一条触手内沿都有两排吸盘,一碰上什么就紧紧吸住,然后就往嘴里塞。

那血盆大口更是狰狞骇人,在嘴巴处长有一个钩子,它可以把送到嘴巴的肉撕成碎块,还可以咬碎蟹壳和鱼骨。

它的眼睛是椭圆形的,细小、呆滞,之所以有人形容它是魔鬼,除了因为它的凶残,还因为它的眼睛,透着冷酷、残忍、仇恨。

大章鱼多数时间栖身于海底,只有在繁殖季节才在浅水区露面,难怪人们对它了解得不多。

苏丹港位于红海西岸,红海平均水深490米,无污染,鱼类品种繁多,加之当地捕鱼业原始落后,所有鱼类都可以在这里安心繁衍,这也给章鱼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生存条件。

卫星照片中蓝色的红海

那天早晨,我与机工小徐起早遛码头。

要是头一天码头上没出现那惊险的一幕,这个时候我们准在垂钓呢,哪有闲心遛码头。

头天早晨,我们与一艘相距不远的香港船的船员同在码头垂钓,突然,他们那边传来一声惊叫,是一个香港船员,他遭到一条大鲨鱼的袭击,手臂被鲨鱼咬伤——当时水面高度与码头地面基本持平。

我船政委是事件目击者,所以他下令,禁止船员到码头上钓鱼、挖珊瑚。

苏丹码头很乱,货物较多,但海水格外清澈湛蓝。有些媒体一味地说红海是红色的,一些没到过红海的人也信以为真。我曾无数次航行红海,从未遇到过红色海水。

红海得名有四种传说,一是红海是世界上温度最高的海,热与红总是相联的,所以称红海;二是红海岸边岩石的色泽是红色的,因而称红海;三是红海海面上常有来自非洲大沙漠的风吹来炎热的气流和红的尘雾,使天海变暗,所以称为红海;四是古代西亚的许多民族用黑色表示北方,红色表示南方,红海就是南方的海。

水中游弋状态下的章鱼

我与小徐一前一后,沿着空港池走。

突然,走在前面的小徐打了个手势,我一看,前方不远处的一堆水泥货物旁竟趴着一条巨大的章鱼,它的头部直径足有1米左右,八只触手各有1米多长。

起初我还以为一条死章鱼,可细看它那透着寒光的眼睛,死盯着我们不放,分明是活的。这家伙可能是趁着涨潮爬上来的,当地满潮时水与陆地基本持平。

小徐太轻视它了,他抽出水手刀,也没与我商量,一步上前,向它肉乎乎的身上扎了下去。

要是一般的野兽和鱼类肯定招架不住那锋利的一刀。可是小徐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低估了章鱼那八条触手上的吸盘的能耐,任何一只触手只要吸在你的皮肤上,即便你立即甩掉,也得掉下一层皮。

人鱼大战

章鱼遭到突然袭击后,八条触手立即向小徐的手臂包抄过来。

 

小徐一声惊叫,挥动水手刀用力一砍,砍断了章鱼的一条触手,但与此同时小徐的两腿却瞬间被章鱼的其他几条触手包围。

我见势不妙,也抽出水手刀扑了上去。我们随身携带的水手刀都是平时钓鱼切鱼饵用的,打磨得相当锋利。

我瞅准一条还在地上翻滚的触手,一顿猛扎乱砍,其他触手都缠在小徐的脚踝上,我一时无从下手。

就在这时,有两条触手已绕上我的脚踝,我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脚下没根,被章鱼猛地一带,重重摔倒在地。我不知它哪来那么大力气,只觉得它有意将我们向大海里拖。

我的恐惧感实在是无法用文字形容,真要是被这魔鬼拖下水去,必死无疑。小徐趁着稍有解脱的时机,下意识地与章鱼较量着向反方向拉,我趁机猛地坐起身,向章鱼身上又是一顿乱砍。

章鱼负痛,一只触手松开我的脚,向我的手臂吸来。我深知危险所在,宁可让他吸住脚,万不可以让它吸住手,否则我将丧失反击能力,彻底背动。

情急之下,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左手毫不犹豫地向那带有吸盘的触手抓去,手心和虎口立刻感到火辣辣的疼痛。

我忍着疼,右手猛地一抡水手刀,一只触手又被我切断了。

章鱼触手上密布着吸盘

没想到的是,章鱼不但不弃我们逃跑,反而摆开决战的架势。我和小徐同时被缠着,完全施展不开,动作大了容易伤着对方。

也怪我们起得太早,码头上连个人影都没有,当地工人要等到8点才上班。船上发出钓鱼禁令,也没有同伴下船。香港船上的船员也可能因为鲨鱼咬人的事件不再钓鱼。

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我使出吃奶的劲,想把吸在我左手上的那段被砍断的触手甩掉,可这谈何容易,甩不掉,我就用右手用力去拽。小徐这时向章鱼身体又是一阵乱刀。

趁此时机,我砍断了吸在我脚上的章鱼触手,奋力一跃,逃离了章鱼的袭击范围。

小徐却没这么幸运,愤怒的章鱼用一只完好的触手缠住了他的脖子,并喷出一股墨汁样的东西,喷到他的眼睛,这让他顿时失去了反抗能力。

章鱼体内有一个墨囊,这个墨囊是它的自卫武器,它可以对着目标喷出一团蓝黑色的液体,然后趁对方不备迅速逃走。

小徐眼睛睁不开,脖子又被章鱼触手缠住,加之体力不支,结果被章鱼一步步拖向海边。

这一幕,让我心惊肉跳。他一旦落水,一切晚矣!

我猛地站起来,双脚却一阵钻心的疼痛,一个趔趄摔倒在水泥堆上。

这水泥还标有明显的MADE IN CHINA 字样,那是中国援助苏丹的物品,可苏丹正在打仗,建设停滞,港口方又管理不善,便胡乱堆在码头上。没想到的是,这一摔却一下把我的灵感摔了出来。我不知哪来的力气,用最快的速度抱起50千克重的一包水泥,重重地压在章鱼身上。

这种原始的土办法还真管用,章鱼突然遭受重压,立即松开小徐,转而去对付这包水泥。

我把小徐拖出来,他脸色发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要是再耽搁一会儿,他不被拖到海里也得窒息。

章鱼并未就此罢休,它从水泥包边缘再次露出触手,我再次上前挥刀砍去,不久,小徐也加入了战斗。最终,这个水下魔鬼成了我们的刀下之鬼。

我们坐在地上,看着对方傻乎乎地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

当章鱼的体形大到一定程度时,它便成了“水下魔鬼”

这件事很快传遍全船,事后,见识多广的老船长给我们讲了一个有关章鱼的故事。

他说在太平洋岛国斐济,有一只坐满了人的大独木舟被章鱼拖到水下,一个全副武装的潜水员在沉船处下水营救,不但一个人都没救上来,自己也没上来。

日常生活中,章鱼是俎上鱼肉,若是在海中,千万别轻视它,大章鱼真的是名副其实的水下魔鬼。

作者 admin